正版秋葵视频

“七哥,还愣着干啥?赶紧去找大夫!”顾末让媳妇从炉膛里抓一把草木灰,捂在伤口上止血。一转身,看到顾乔神不守舍地站着,忍不住踢了他一脚,吼了他一嗓子。

“哦……好!找大夫,我去找吴大夫……”顾乔踉跄了几步,清醒过来,拔腿就往门外跑去。

顾末追着喊道:“吴大夫治死人,被打得下不了炕,你去找他没用!”

“那……那可怎么办?”顾乔没了主意。刘氏虽然一身毛病,毕竟跟了他四五年,还给他生了个儿子。她是被他推一把,才撞成这样的。她要是死了,他就吃上官司了。老百姓进了衙门,不死也得扒层皮!所以,刘氏不能死啊!

“去找小叶子!她不是跟她师父学了医术吗?听说从衍城回来的时候,把河洼村一个断气的孩子都给救活了……”九婶突然想起顾夜的师父,能把张立虎的脚治好,医术一定很厉害。小叶子要是能学到十之一二,也比吴当归厉害得多!

“对!对!找叶儿,去找叶儿……”顾乔六神无主,闻言拔腿往山上跑去。

顾乔气喘吁吁推开顾萧家大门的时候,那一家人正在吃午餐。村里除了顾萧家,估计找不到第二户人家是吃三餐的了。

看到桌子上散发着清香的白馒头,两荤两素四个菜,一盆香浓的鸡汤。虽说今天是小年,可还没到晚上呢,就吃比他们家年夜饭吃得还好。顾乔心里不平衡起来。他要是知道,顾夜他们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伙食,估计会嫉妒得吐血!

“啥事慌里慌张的?”顾萧看不上这个远房侄子,再次庆幸没把他给过继过来。眼皮子浅的顾乔,再加上他那个钻进钱眼里的媳妇,要是他们成了自己的儿子媳妇,不被他们气死也会被拖累死。

顾乔眼珠子这才从丰盛的饭菜中拔出来。想起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刘氏,他急得直跺脚:“救命啊,五叔!”

“怎么回事?你说清楚!”顾萧放下筷子,皱眉问道。

顾乔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,对顾夜道:“叶儿,我知道刘氏对你不好,以前在家的时候总苛待你。可你不能见死不救啊,她要是死了,我可就完了!快去救救她吧!”

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

“行了!我是大夫,救死扶伤是医者的职责!别说那么多废话了,你先回去,我拿了药箱随后就来!”顾夜慢条斯理地喝下碗中最后一口鸡汤,放下筷子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
顾乔在院子里急得转圈圈。见顾夜拎着一个大药箱出来,忙上去接过来帮忙拎着。有免费劳力,不用白不用。顾夜把药箱递过去,顾乔差点没拎住。

“你悠着点儿,那里面可都是救人的宝贝,弄坏了你赔不起!”顾夜见他两手抱着药箱,显出吃力的样子,有些不屑地撇撇嘴。

顾夜在前面优哉游哉地走着,顾乔拎着沉重的药箱,歪歪扭扭地跟在后面。没走几步呢,就满头大汗、气喘如牛。顾茗看不下去了,单手接过箱子,紧走几步跟上妹妹的步伐。

顾乔心情复杂地看着前面的一儿一女。顾茗个子拔高了,力气比他还大。听说天天都练武、读书,将来肯定有出息。顾夜就更不用说了,且不说医术怎么样,光制一手制药的本事,就不愁银子花。可惜,这么出息的儿女,现在跟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……

过继出去后,这是第一次走进以前的家,顾夜心中无悲无喜,这里的人和物,这家人的好与坏,都跟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。

刘氏头上的伤口不大,简单清理了伤口,敷上药,用纱布包扎上,顾夜道:“一个星期不能沾水。醒来后会有轻微头晕的症状,躺两天就没事了。”

“太……太好了!”顾乔松了口气。

顾夜收拾好药箱,给顾茗拎着。她走到顾乔的面前,伸出一只手来。顾乔纳闷地看着,一脸莫名。

顾夜叹了口气,直白地道:“乡里乡亲的,出诊费就算了。你只给十文药钱就成!”

“什么?那一点点药,就收十文钱?你咋不去抢?”大壮看到顾夜只给他娘捏了一小搓药,撒在伤口上,居然好意思开口要十文钱。她肯定是故意太高价格,报复当初他娘对她不好!

“吴大夫的药便宜,你咋不请他去?”顾夜看了他一眼,不咸不淡地道。

大壮哼了哼道:“如果不是吴大夫受伤了,才不会去请你这个黑心肝的呢……”

“我问你,吴大夫是因为什么受伤的?”顾夜翻了个白眼,懒得跟这小屁孩一般见识,“你最好祈祷你这辈子都别生病,生了病也别来找我这个‘黑心肝’的大夫看诊,免得小病治成大病,大病治成不治之症!”

“你……”老百姓对大夫,心中还是存着敬畏的。毕竟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。把大夫得罪死了,受罪的还是自己。

“我这是上好的金疮药,三日结痂,最迟一个星期痂就能脱落,伤口完愈合。同品质的药,在药铺至少三两银子。你说,我收十文钱,贵还是不贵?”顾夜看向渣爹顾乔,最后那句话,是直问他的。

“不贵……不贵!”顾乔期期艾艾地回应着。他到刘氏藏钱的地方,翻出十个铜板,递到顾夜的面前。

这时候,刘氏悠悠地醒来。看到自家男人抱着自己自以为藏得很隐蔽的钱罐子,正往顾夜那贱丫头手里送钱,登时从炕上跳了起来,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:“臭贱货,烂表子!敢拿我家的钱,老娘剁了你的手!!”

“贱货,骂谁呢!”顾夜一双沉沉的黑眸中,迸出熊熊火焰,一张俏脸布满寒霜,“我要是以后再给你治伤看病,我自剁双手!!真是晦气,出门被疯狗咬一口!!”

“刘氏,你才是丧良心的中山狼!你男人请我妹妹给你治伤,你不感激罢了,还出口伤人,你跟疯狗有什么区别?”顾茗气得浑身发抖,要不是还残存些理智,他早就拿药箱砸那疯婆娘脸上了。

刘氏摸了摸头上裹着的纱布,有些色厉内荏地道:“谁让你给我治伤了?不过一点点小伤,你就收了十文钱,你咋不去抢啊!”她跟大壮果然不愧是母子,放出的屁都一样的臭!

顾夜懒得跟一泼妇计较,向渣爹投向鄙夷的一瞥,好像在说:你家的狗,还不赶紧拴好,任她满嘴喷粪,真的好吗?

顾乔的脸涨得通红:这婆娘真的欠揍,他当初真是瞎了眼,才娶她当继室。这粗鄙不讲理的妇人,让他在村里抬不起头来。

想当初,苗氏还在的时候,青山村上下哪个不赞一声贤惠有礼?乡亲们见了他,也都笑脸相待客气有加。可现在呢?走到哪里都感觉到乡亲们轻蔑的视线,听到他们讽刺的议论。想他顾乔争强好胜了半辈子,竟落得现在颜面尽失的下场。顾乔看向刘氏的目光,带着愤恨和厌恶——他把所有的错误,都推到别人的身上。

刘氏见顾夜拿了她的钱要走,急忙溜下炕,鞋也顾不上穿,朝着顾夜猛扑过去,想要把铜板抢回来。顾茗没料到这婆娘会突然来这一手,他手中又抱着药箱,来不及阻拦,眼看着刘氏脏兮兮的指甲,就要挠到顾夜漂亮的小脸蛋上。

就在这时候,顾夜手指轻轻弹动,无色的药粉正撒在刘氏那张大饼脸上。刘氏脚一软,肥硕的身子在巨大的惯性下,重重地朝地面上砸去,那张大饼脸率先着地,顿时鼻血长流。

“你……你这贱丫头,对我做了什么?”刘氏抬起沾满鼻血的脸,浑身没有一丝丝的力气,像一堆烂泥似的瘫在地上。

“没什么,你火气太大,不利于伤口恢复。所以嘛,让你老实躺上几天,好好养伤,免得砸了我的金字招牌。”顾夜冲着顾乔抬了抬下巴,道:“还不赶紧把你婆娘抬炕上去?”

顾乔把装财物的罐子,放在炕沿上,弯下腰去扶刘氏。刘氏此时浑身像没有骨头一般,再加上人又胖,顾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在大壮的帮助下,把人给扶到炕上躺着。

“你……你给我下毒?”刘氏糊了一脸鼻血的大饼脸上满是惊恐,浑身瑟瑟发抖。

“这不叫毒,没文化!”顾夜翻了个白眼,“这叫软骨散。专门对付那些不合作的病人的。别怕,顶多五天,等你头上的伤好了,你就可以下炕了。”

“你这个……”刘氏一听自己没有生命危险,恐惧退去,嘴巴又开始犯贱了。

“你再满嘴喷粪,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开不了口?”顾夜露出阴恻恻的表情。

刘氏嘴里骂人的话卡在嗓子里,噎得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她抬起软绵绵的胳膊,无力地拍着炕,以表达心中的愤怒。一不小心,她的胳膊碰到了放在炕边的钱罐子。

只听“啪嗒”一声,罐子掉在地上,碎了一地。还别说,刘氏这几年还真存了不少银子。

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