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.appcom

还没等周里正说什么,赵婆子已然一口啐了过来:“胡说八道的小兔崽子!老娘是你亲奶奶!你爹是老娘生的!亲奶奶拿你点东西那是给你脸!你跟里正胡扯什么抢劫不抢劫的!挨千刀的小王八蛋!”

看那架势,若不是赵婆子手上还拎着好大一块麂肉,怕是巴掌就要呼过去了。

周里正皱着眉头,脸上的褶皱因着对赵婆子的不赞同都几乎皱到了一起去:“金财家的,有话好好说!既然你也知道你是她们的亲奶奶,做什么处的像仇人一样?”

赵婆子满脸的不服,刚要说什么,周里正慢悠悠的又截住了她的话:“先前你口口声声说单分了家,把俩孩子赶出了家门。既然俩孩子已经单过了,那人家家里头的东西就是她们自个儿的财物,分不分你们也得听俩孩子的。哪有这会儿又上门去硬拿的道理?……往小里说是你们这些做长辈的不着调,往大里说确实就是上门抢劫。”

周里正顿了顿,在赵婆子的目瞪口呆中威严的又补了一句,“还愣着干嘛?你们几个把人家的东西给放回去!”

这次不仅是赵婆子傻了,毛氏跟阮玉春阮玉冬姐妹都傻了。

阮明姿就俏生生的站在那儿,不躲不避的迎上赵婆子有些愤恨的目光,甚至还微微笑了下,眸光澄澈。

只是赵婆子却在阮明姿如水的眼眸中看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讽。

赵婆子心头那团火霍得又烧了起来,她怒不可遏的一脚踹了过去:“笑个屁!”

阮明姿怎么可能站在那儿任她踹,她轻巧的避到周里正身边,赵婆子却因着步子太大一下子摔着了,看样子摔得还不轻。

毛氏“哎呦”一声,一脸的痛心疾首:“姿丫头啊,你看你把你奶奶诳的这一脚!……你奶奶年纪大了,要打你骂你,你受着就是了!你看看,你看看,这摔着你奶奶了!”

她嘴上说着,却依旧拎着那一长条麂肉站在那儿,动也不动。

笑开心女生像个孩子超甜治愈系私房写真

阮明姿笑盈盈的:“二婶这话当真好笑。照您这样说,杀人的还得怨被杀的那个骨头太硬,把刀都给崩坏了?”

还是阮凤心疼自个儿娘,忙上前把赵婆子搀扶了起来,却被赵婆子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胳膊上:“你是个傻的不成?!你娘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,你就干看着?!”

阮凤已经习惯了受气,她挨了这么一巴掌,有些唯唯诺诺的,先扶着赵婆子让她看看摔到哪里了没有,见赵婆子还生龙活虎的想要再去给阮明姿补上一脚,便知道她娘好得很。

阮明姿脸上依旧挂着柔和的笑:“奶奶,二婶,赶紧把肉还回来吧。”

赵婆子看阮明姿的眼神活像看仇人似的。

阮明姿并不放在心上。虽说她也不太明白,所谓的亲人怎么对她这么大的恶意与恨意,但她也并不如何难过,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意阮家人,自然也就不会在意阮家人对她的态度。

倒是阮凤,扶着被阮明姿气得脸都扭曲了的赵婆子,叹了一口气,神色复杂的看向阮明姿:“姿丫头,你好歹也是姓阮的,上头又没个长辈扶持,早晚都是要靠家里给你撑腰的。你何必闹的这么僵?”

对阮凤这个大姑,阮明姿还是给几分薄面的,她稍稍敛了几分笑,语气诚恳道:“大姑,你在阮家忍了这么多年,战战兢兢的忙前忙后,等你出嫁之后,你在落马沟的日子,阮家可给你撑过腰?”

阮凤脸上的神色几乎是瞬间僵住了。

这熬了十几年的艰辛,岂是一个“忍”字就能一笔带过的。

阮明姿叹了口气:“大姑你心里也清楚,哪怕跟家里头关系再好也根本靠不住,何必又来劝我?”

阮凤白着脸,嘴唇微微蠕动了下,却说不出话来。

阮明姿无意为难阮凤,她见阮凤不再劝她,也就不再说扎阮凤心窝子的话,扭过头去在赵婆子,毛氏,阮玉春阮玉冬身上扫了一圈,慢悠悠道:“你们几位还是赶紧把肉还回来吧。不然明儿整个榆原坡的人都知道,你们阮家个个都是土匪,还干起了上门抢劫的勾当。”

毛氏最是要脸,听得这话,气得胸口大起大伏,气都有些喘不匀了。

阮玉春是个会察言观色的,她攥紧了手里头的羊腿,声音有些尖锐:“阮明姿!你小气吧啦的,不过是一点肉罢了!阮家养你这么多年,拿你点肉怎么了?!”

阮明姿冷笑一声:“养我这么多年的难道不是我那去世的爹娘吗?我跟妹妹有吃过你们阮家一口肉吗?我实话告诉你们,我跟妹妹但凡吃过你们阮家一口肉,今儿我也不会一点都不分给你们,有什么因结什么果!”

这边动静这么大,吵吵闹闹的,早就陆陆续续过来了几个围观的。

齐大娘也听到了动静,见是阮明姿跟阮家的人在对峙,生怕阮明姿吃亏,拿了个屋子里扫床的扫帚就出来了,正好听到阮玉春跟阮明姿的这话,也笑了:“……说姿丫头小气,这话我一百个一千个不答应。我不过是给了姿丫头一点芋头,姿丫头又端了一碗斑鸠肉给我。就连这麂肉,也拿一大块过来!对邻居尚且这般大方,却连一口肉都不分给你们,足见你们平日里是怎么待这俩孩子的!”

这话说得几个看热闹的都连连点头应是,毛氏脸上又羞又臊,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都恨不得把头埋起来。

她在村子里辛辛苦苦经营名声这么多年,不就是为了旁人提起她毛氏时,夸一句是个能干的?

人活一世,不就是为了那点子名声?

今儿是她失算了,一听阮玉春阮玉冬姐妹俩回来说阮明姿竟然不知从哪里得了好些肉,她心里就挠心挠肺的。今儿大姑姐阮凤是带了这么一条肉回来不假,可架不住她们阮家人多啊,几个爷们又特别能吃,到最后她竟然就只吃到了在灶房偷尝的那一块肉,委实不过瘾。

而阮明姿跟阮明妍那两个小贱人竟然能大口大口的吃肉!

毛氏心里烧得慌,思来想去的,到底是贪欲占了上风,撺掇着俩孩子去赵婆子那把话这么一带,果不其然赵婆子立刻就风风火火的带了她们去了阮家。

可巧阮明姿不在,只有哑巴阮明妍在。

等她们把肉带回阮家,阮明妍哪怕上门讨要,难不成她还能让那肉开口说话承认是她的不成?

可万万没想到,她们前脚刚出阮明姿家的大门,后脚就见着阮明姿带着周里正回来了。

阮明姿回来倒也不足为惧,问题是阮明姿还带着里正啊!

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