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看免登录的app

手臂上沾满了黑泥,挺直得如同钢铁,上面还可以隐约看见鲜血的痕迹,就这么突然从泥土里伸了出来,而且下面的泥土也在慢慢拱起来。

泥土下面埋着人!

走在手臂前方的那人被吓得一个踉跄,脚下泥土本就湿润松软,他一脚踩滑了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手中的手枪也顺势掉在了身边。连忙捡起枪,直直瞄准前方,本来下来的时候,心里就有些慌张,现在在被这么一吓唬,他捡起枪就对着面前伸出来的手臂连开了数枪。

隔着几米的不远距离,可能是心脏跳动与呼吸已经完被打乱的原因,还有觉到了自己已经变得火烫的脸的缘故,几颗子弹“突突”地部从手臂边上飞了过去,等到他冷静下来时,打出的几颗子弹也没有一颗能擦着那手臂的边。

这脸丢大了,他把枪收了回去,背上的冷汗好像都要被自己热的身体给蒸干净了。感觉到四面传来的嘲笑视线,他觉得自己应该干点什么才好,否则自己这脸面怎么也是找不回来的。

他站了起来,呼出几口气,坑道边上又有几个人下来了,开始往他这里走来。于是他想着快步走过去,那里的泥土已经拱成了一个不小的土包,被埋着的人也想早些从掩埋的泥土里面出来。

有什么好怕的,只是一个侥幸在爆炸里面活过来的人而已,看我过去把他挖出来,他给自己打气。

他把双手伸进泥土里面,果然抓住了衣服一样的东西,弯着身体的他猛然一用劲,但是泥土里面的东西好像是一具钢铁机器一样,重量比他以往搬过的子弹箱子还要重,这一提之下,竟然只是将下面的东西提起一点点的距离。

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,最后不得不放手,下面埋着的人不知怎么了,真的太沉了。

、、、、、、

卡西亚的意识终于恢复了过来,但是也只是一片模糊的状态。身各处传来剧烈的疼痛,身体的状况在这一刻达到了最差。他感觉自己是被埋在了泥土里面,但是好在泥土很松软,还能进行最基础的呼吸。

还死不了,他喃喃自语,但是一个音节也没能吐出来。

清纯美少女双马尾调皮可爱图片

自己的计算失误了,他知道,最后还应该把武器作坊的空腔再计算进去,并且还要考虑那些圆形防御罩子堵住地下水道的因素。可是当时自己也是有些心慌,只是单纯想着使蒸汽罐子爆炸来破坏当时的情况,企图从中找到一条逃生的路。但是结果却与自己的预计差了太远。但是活着就好,这是他现在最大的安慰,自己的母亲妹妹还等着他风光回去呢,就这样死在这里未免有些仓促了。

他好想在这时爽快地笑出来,但是眼角却是眼泪。在高温的蒸汽里面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。身体如同滚筒里面的水一样,在空腔里面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疯狂转动,他只能用双手紧紧护住自己的头,避免因为碰撞而受到致命的伤害。但是最后他还是晕了过去,身体被冲击力抛起来了,如同秋天落下的只能随风飘动的枯叶,什么也做不到,最后掉到了哪里就是哪里,一切都被风提前安排好了。无助的感觉太过于可怕,远比黑夜的空寂还要能吞噬人的意志力。

伸出手就能感觉到外面的湿润空气,说明自己并没有被埋得很深。很想站起来,但是手臂与腰部的力量还不能支持他现在做出任何的动作。

泥土的黑暗里,他感觉有人用双手抓住了自己,想把被埋着的他提起来,但是自己的体重已经属于异常的状态,第一阶段前期让骨头的密度与各部分肌肉的强度增加了太多。那双手放弃了。

卡西亚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休息,身体里面的完美进化物质正在疯狂地修补破损器官,新鲜血液也正源源不断地重新补充到失去大量血液的循环里面。

皮下组织里、各个内脏器官周围、腹部网膜下、大腿以及臀部处储存的不多的脂肪现在也在大量的消耗,如同蒸汽锅炉房里面每时每刻都不会熄灭的煤火,每一寸能被转换成能量的东西都在消耗,而完美进化物质就是他们的催化剂,让这燃烧度加快了十倍百倍不止。

从昏迷到现在醒来短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卡西亚就感觉到了身体里面正在渐渐恢复的力量,但是与之相对的,自己的体重也在这同样的时间里,不知道减轻了多少。因为他能无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少了些什么来。

他的身体好像正在进入枯化状态,物质转换好像有点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了,同化的完美物质正修复着他的身体,但是这只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,不从外部摄取能量,自己就会被自己消耗死掉。

我必须站起来,必须要尽快给自己注射镇定剂才行,卡西亚心里在嘶吼着。排斥反应消耗了他体内太多的能量,身体里每一寸血肉都饿得张开了嘴巴,它们快要相互吞噬了,这就是军部学校老教授们口中的枯化,没有及时注射镇定剂,结果就是自己被自己消耗得死亡。

他挣扎着挺起自己的身体,腰部与手臂多少恢复了一点力量,但是还不够。

这时,卡西亚感觉那一双手又抓住了自己,体重已经变化了不少的他被轻松提了起来。

、、、、、、

下去的那人这时已经休息够了,他深呼吸了几下,看见身前的土包正在一点点往上拱起来,知道是里面被埋着的人也在挣扎着出来。于是他也不在边上偷懒,这脸面还得靠自己捡回来。

他照着刚才的样子双手伸进泥土里抓住里面埋着的人的衣服,憋足了劲准备一口气把人给托出来了。但是这一回,气还没完吸进自己的肚子里,一个人影就从黑泥里翻出,刚才子弹箱子一般的重量好像是他的错觉,手中的重量感觉只是比普通成年人重上那么一点而已。

刚才果然是自己太紧张了,他摇摇头感叹,自己还得多加锻炼才行。

埋着的人被他从泥土里面拖了出来,身包括脑袋那里都被衣服完包裹了进去,上面是腐烂味道浓重的黑泥,这个人的整个后背都陷在了一块折叠起来的薄钢板片里面。韧性十足的钢板片显示出他健壮的后背轮廓。

更多的人来到他的身边,他们商量着把这人抬了上去,放在一块比较平整的水泥路面上,有人过去绕下了包裹着他脑袋的烂衣服。

是一个很普通模样的人,只是脸上是鲜血,眼睛也是通红色,眼白里面是血丝,瞳孔也是时聚集时涣散的状态。

有人在他旁边说话,也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
“应该是暂时失去了听觉,毕竟这样侥幸地在爆炸里面活了下来吗,简直就是奇迹。”

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有人赞同。

“那他怎么处理?现在这样子的状态,也肯定问不出一点事情来。”有人提出自己的问题。

“应该先找个医院让他住进去,等到状态好了在说以后的事情。”

“那谁来?”

围过来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了起来,谁也没有说话。爆炸的事情不大不小,但是他们谁也不想放手。

在这时有人从后面跑了过来,“格润城的驻军来了!”他晃了晃手中的无线电,这是格润城里被他们收买的人再给他们通报消息。意思是不管什么事情,在他们的驻扎军队赶到之前,要么赶快做完,要么赶快离开。

“还有两三分钟的时间,他们已经到了港口区域那里了。”旁边有人在提醒着。

可是围着的人还是一副各自相互提防的样子。

“既然大家都相互信不过,而且这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事,或许没多久,关于这爆炸的原因就被人传出来了。所以、、、、、、”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压抑的沉默开口了。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把他交给格润城的驻军?”

“对,快点决定吧,不然等到那些官员来了,我们也一个都跑不掉。他们可不管你到底犯没犯事,想来你们老大那里都提醒过我们不要和格润城的管理者搞上关系吧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,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,终于有人顶不住压力,几步跨上礼车,启动了离开。有人开了头,这事情就好办了许多。

所有人怎么来的怎么离开,布鲁尔的那些手下们也见事情不对,被炸开在一旁的铁门都没有管,又匆匆躲进了灰皮仓库里面。

大坑边上,一下子又变成了原来的状态,寂静无声,老鼠也部远离了这里,恍若所有的人都没有来过。

然后,在那些人离开不到十几秒的时间,他们抬出来的那个人缓慢站了起来,眼神迷茫地看着远方,脸上的鲜血还在一滴滴落着。

卡西亚一个人注视着这个失去了声音的世界,平衡感有些失去了,眼睛里的景物也模糊了。他看着围着自己的人一个个离开,他们嘴巴张着,受损的视力让他不能看着别人的嘴唇来猜测意思。但是看到他们匆匆离开的样子,想来自己跟着离开这里也是没有错误的选择。

可是当他朝着一边长满荒草的建筑旧址缓慢挪动脚步没几步远,直觉里面,就感觉到了周围传来的危险感觉。

“自己被当成抢夺的猎物了。”他继续一步没一步地挪动着,嘴巴微张,但是还是没有一个音节能吐出来。然后他把手放进怀里,那里贴身放着四管镇定剂,荧光蓝色。

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